<input id="yqigw"><tt id="yqigw"></tt></input>
<nav id="yqigw"></nav>
  • 房漢廷:5G時代 媒體更要找準定位

    2020-11-30 09:30:40來源: 中國科技網-科技日報 作者: 劉園園 何沛蓯 李忠明

    自正式啟動商用一年多以來,5G正在各行各業加速落地。傳媒行業作為重要的信息采集者和發布者,與5G之間也有著難舍難分的緊密聯系。

    5G時代,傳媒行業應如何擁抱5G帶來的機遇,應對5G帶來的挑戰?11月26日至28日,2020世界5G大會在廣州舉行,科技日報社副社長房漢廷在大會期間分享了自己的獨特見解。

    內容生產將“無邊界化”

    今年是第二屆世界5G大會,這兩屆大會科技日報社都是承辦方,負責統籌世界5G大會的全球信息發布工作。

    “作為科技媒體,不僅僅要宣傳和傳播科學精神、科學技術,各種成果和人物。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,我們要做科學技術的先行者、試驗者。”房漢廷說。

    房漢廷介紹,科技日報社一直秉承這樣的傳統,積極擁抱新技術,特別是通信技術。從激光照排,到擁抱5G,并利用5G技術打造科技日報社的“一庫兩翼三平臺”,都是基于這樣的理念。

    作為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,5G具有大帶寬、低時延、廣連接的優勢。那么5G會對媒體的內容生產帶來哪些影響?房漢廷認為,其影響是多方面的。

    “在信息采集環節,以往記者只能擇其重點來采集,而有了5G的大傳輸通道,就可以無限量地去采集。”房漢廷舉例說。

    在策劃環節,房漢廷認為,過去可能從一些表象信息或者單個信息,嘗試推測某個事件是不是具有某些發展規律,難度大、易出錯。但5G時代萬物互聯,每一個物、每一個人、每一個終端都可能成為信息的發布者,發布的內容可能匯集到云端。很多事件就可能尋找到規律,然后再進行新聞策劃。

    這些年,傳媒行業一直在強調融合發展,在房漢廷看來,5G對媒體融合發展的影響也不可小覷。

    “我覺得媒體在5G時代,受到的最大影響是無邊界化。過去我們的媒體有的專注于文字、有的專注于圖片、有的專注于聲音或者圖像,未來這些邊界在5G時代統統都打破了。”房漢廷說。

    房漢廷分析說,以往專注于文字的媒體,如果不去做視頻和音頻,就滿足不了客戶的需求。“未來的媒體不會強調誰家叫報紙,誰家叫電視臺,因為都是全方位的存在,特別是視頻將成為全息媒體的主流產品。”

    媒體人要做高價值工作

    5G時代,萬物互聯,受眾獲取信息的渠道也越來越多樣化,媒體應該如何應對新的挑戰?

    “如果媒體抱殘守缺,那么跟受眾‘失聯’的情況就會隨時發生。反之,如果媒體與時俱進,適應新的變化,就會找到自己的生存和發展空間,甚至闖進一片新藍海。”房漢廷說。

    房漢廷分析,今年的世界5G大會做了若干場直播。疫情期間,很多人無法趕赴現場,但依然可以通過直播在沙發上、辦公室中了解世界5G大會的現場情況。

    “如果我們解決了信息的移動和信息受眾者的不動之間的關系,可能就會帶來一種新的供給。過去一場活動可能影響幾百人、幾萬人,現在可能會影響幾十萬人、上百萬人,甚至上千萬人,25日舉辦的5G與媒體業之變革變局論壇,收看直播的數量高達500多萬人次。”房漢廷說。

    對于媒體從業人員應如何更好地適應5G時代,房漢廷也提出了一些建議。

    “很多過去由人來做的事情,現在可以交給機器做了。這就提出一個問題,我們人未來做什么?我覺得這是每個媒體人都需要深度去考慮的。”房漢廷說。

    他認為,首先是策劃能力。5G時代,機器可以根據現有數據進行推理,但與人的思考能力相比仍有很大距離。很多媒體人應在策劃方面提升自己的思考和判斷能力,而不僅僅是“碼字”能力。第二個方面是,尋找受眾對于新聞產品的剛性需求,并在這些領域反復深耕,比如醫療健康領域或者能源領域。

    “要在垂直領域當中尋找受眾的剛需,做好定位,這樣在某個領域越做越深,越做越專,提供服務的能力也就越來越強。”房漢廷認為,5G時代,媒體從業者要做最有價值的工作,其他辛苦又枯燥的工作,可以交給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5G來做。在他看來,這樣才符合媒體產業發展的“微笑曲線”。

    以往專注于文字的媒體,如果不去做視頻和音頻,就滿足不了客戶的需求。未來的媒體不會強調誰家叫報紙,誰家叫電視臺,因為都是全方位的存在,特別是視頻將成為全息媒體的主流產品。

    加載更多>>
    責任編輯:李忠明
    成年AV免费免播放器